广东快乐十分

    鹭岛“国门卫士”

    人物:谢少威

    单位:厦门出入境检验检疫局

    时间:2015年1月28日

    他们,不被人熟知,却有着神圣的称号“国门卫士”;他们,不仅要面对SARS、甲流、埃博拉、核辐射等公共卫生风险的生死考验,义无反顾地维护国门安全;还要凭借长期以来练就的火眼金睛去识破各种商业欺诈行为,全力保障国家的合法经济权益;他们,每天重复着辛苦危险的工作,不知昼夜之分,不晓四季之别……本期主人公谢少威,就是厦门检验检疫人,这一光荣群体的普通一员。
    • 社会上,有些人常常不知道检验检疫局是干什么的?其职责是什么?在外向型经济中有什么地位和作用?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检验检疫局港湾办船舶检疫科年轻科员谢少威的一天。谢少威是一名80后,毕业于福建医科大学,集美灌口人,是厦门检验检疫局港湾办事处建船舶检疫科的副主任科员,主要负责船舶检疫和重量鉴定两项工作。简单地说,他们的工作经常是对靠泊或还在锚地上的船只,进行卫生检疫或者对货物进行鉴重,他们的工作经常都在船上,要么是集装箱轮,要么是散货轮,还有就是小型交通艇。
    • 9点30分,在国检大楼内,已经接到通知的小谢和同事正检查着自己的工作应急包,为出发做好相应的准备,整装待发,奔赴位于外海的厦门4号锚地,对即将靠泊的货轮进行检验检疫。
    • 小谢在电脑查了一下今天即将靠泊货轮的情况,对记者说,这次去是对即将入境的外籍货轮进行检疫。“像这样的检疫,一般需要体温测量计,有时候还要用到红外体温检测的仪器,测到超过37度就会报警。”同时,小谢还带上了测量海水密度的测量仪和测量计算所必须用的工作平板电脑,这是用于检测货船的载货重量。小谢说这样的无线办公让他们办公更加便捷,可以适时将现场测量的数据发回局里,便于局里对入港船只的监控。
    • 小谢说他们常常会遇到一些从流行传染病疫区来的船舶,比如登革热,比如甲流,甚至是去年流行起来的非洲埃博拉疫情。如果遇到这些高风险的检疫工作,他们就必须穿上高密度高科技的防护服装,将自己“武装”起来。而那样的服装,09年甲流盛行的时候,小谢就穿过。
    • 在电梯口等电梯时,我们在墙上看到了检验检疫局关于深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内部宣传栏,上面配的图就是小谢工作时候的照片。他的同事纷纷开玩笑说,不是一般人能上得了宣传栏。
    • 在赶往厦门外海四号锚地的路上,小谢告诉我们,他们一般都是24小时待命,不管工作日还是休息日,只要有自己对接的船舶,就要马上赶到现场,有时是在海沧,有时是在翔安,有时又是在外海的锚地上。而很多时间,他们都是赶往港口的路上。
    • 10点18分,我们跟随小谢一起踏上交通艇,四号锚地离第一码头的岸边大约10多海里,乘坐交通艇需1个小时左右。
    • 在交通艇上,小谢和记者聊起了家人。他说,即使是假期,检验检疫局的工作人员像往常一样忙碌着。“舍小家、顾大家”,他们放弃家人团聚的机会,坚守岗位,兢兢业业,全力做好进口货物重要检验和相关检疫除害工作。“在记忆中,我至少有4年春节的除夕夜在值班,一般都在船上,没和家人一起过。”小谢说,除夕夜3岁的女儿打电话给他,问他在哪里,他看到船尾悬挂的巴拿马国旗,回答道“宝贝,爸爸在巴拿马祝你和妈妈新年快乐!”
    • 小谢说,两个科室总共十四个人,里面没有一个女同志,因为出海工作的特殊性质,强度大需要足够的体力支撑,比较折腾,一般女同事吃不消。
    • 交通艇上的船夫告诉记者,今天的风浪算是比平时平静时稍微大些,但是算还好。在船上,能够不断感受到多个方向的摇摆,一会向前向后,一会左右摇摆。在现场发回稿件的记者,只要盯着屏幕看一段时间,就能明显的感觉到头晕目眩,而小谢和他的同事却依然如履平地,谈笑风生。
    • 冬天的浪涌格外凶猛,交通艇在看似风平浪静的海面行驶,冷不丁上下起伏可达三四米高,耳旁只剩下发动机的轰隆声,我们也无心留恋海上的风景。小小的交通艇上下颠簸,我们也即将抵达目的地——一艘往返于台湾和厦门之间的货物运输船。
    • 如果说坐船是对身体素质的考验,那么上下货轮则是对胆量和经验的检测。由于海上涌浪太大,交通艇在油船边上晃晃荡荡,很难靠近,还要从小交通艇爬上7米高的散货船,这足足有三层楼高。记者不禁有个疑问,要是不小心掉下去怎么办?小谢告诉记者,他们每年都会有固定时间进行海上求生训练,包括游泳,海上自救,他们都要学习如何在海中脱衣脱鞋,甚至是卸载掉身上所有的装备。
    • 小谢告诉我们,要找准上下起伏的拖轮和舷梯相靠的最佳时机,抓住栏杆爬上去。如果时机不对,难爬上去;判断不准,容易受伤。如果没有历练过的人,是不敢轻易往上爬的。“而且,上船不易,下船更难。”听到这,记者多少产生退却的心理,但还是咬咬牙,硬着头皮,在小谢和他同事的帮助下,登上这艘大货轮。
    • 据小谢跟我们介绍,这是一艘从台中开来的砂船,船名为大圣轮,船长155米,高12米。
    • 在大圣轮的船头,悬挂了一面中国国旗和一面黄旗。小谢告诉记者,根据国际惯例,未经过检疫的入境船舶在入境前,必须悬挂黄旗等待检疫,待检疫人员检疫后,才能将黄旗降下。可正常的进行靠岸进港,人员上下以及货物装卸。
    • 在驾驶舱内,小谢和同事翻看大圣轮的航海日志。通过查看航海日志,可以去追溯这个船的航行行情,便于检疫人员了解船舶挂靠过的港口,知道该船有过的流行病史。
    • 在完成了一系列进港检疫后,小谢和同事向船方开出了船舶进港检疫证书,表示检疫已经合格。听小谢介绍,2009年,他的同事在检疫中发现一起“化运专递”轮聚集性甲流疫情,他们通过检疫排查、医学检查、流行病学调查、病人移运和卫生处理等工作,将5名船员移送到指定医院,其中有4人确诊为甲型H1N1流感病毒核酸阳性。
    • 完成了对大圣轮的检疫工作后,我们准备下船返程。 果然如小谢所说的“下船更难”。 在半空中只要一阵风吹来,软梯就会摇晃,无法贴近船壁,站在软梯上根本无法发力,更不用说往下走,我们就这样很费劲地慢慢挪。
    • 就在下船后,回到交通艇的小谢又接到新的任务,下午两点多将有一艘大型外国集装箱货轮第一次停靠厦门港,本网记者将继续跟随小谢和他的同事,为网友带来更完整更全面更详细的检验检疫工作解密。
    • 简单的午饭之后,下午2点半,我们跟着小谢和他的同事来到嵩屿集装箱码头,此次停靠的是一艘14万吨的大型货轮,由于该船已经在上海的港口办理了入境手续,所以小谢他们只需再对该船进行在港的卫生监督工作。
    • 小谢用流利的英语跟船长进行交流,对其及船员们的到来表示欢迎。
    • 在查阅了该船船员的具体名单后,小谢询问船长和船员的身体状况。小谢拿出温度计,往船长头上一照:OK,no problem。
    • 船长叫来大副,带着小谢等人对船舱进行检查。首先检查的是厨房,主要检查的是卫生状况,并对他们的自制水进行水中余氯检测。
    • 接下来,小谢对储藏间进行检查,主要也是考察这里的卫生状况,并查看是否有老鼠,是否存在鼠疫的隐患。小谢附下身子查看,储藏柜下方的情况,示意同事这里OK。
    • 随后,小谢检查了该船的冷藏间和肉房,看冷藏在这里的鱼肉菜是否变质,冷藏的温度是否控制在合适的温度。冷藏室显示的温度是零下21度,小谢开玩笑说要是夏天,室外都是三十多度高温,突然进到这边会冻成了冰棍。
    •   在检查完货船的医务室后,小谢告诉我们,这艘船在各方面条件都比较好,卫生工作也做得相对到位,他和他的同事顺利地完成了对这艘集装箱货轮的检疫工作。下船后,小谢接到了任务,四点多须要赶到海沧七号泊位,对一艘散装船舶进行货物的重量检测。
    • 抵达泊位时,一艘大货轮在拖船的牵引下,正在慢慢靠岸。这是一艘巴拿马籍的散装货轮,载运的是澳大利亚来的铁矿石。
    • 在等待散装船舶靠岸时,小谢趁机给我们补了一下课,水尺计重是依据“阿基米德定律”,对承运船舶装载或卸载前后的吃水进行观测,依据船舶图表,结合船舶压载水、燃料及物料等重量进行计算,以确定装载或卸载货物重量。
    • 小谢联系了船上的大副,船方叫来了一艘小型交通艇,配合小谢和同事们开展鉴定工作。小谢告诉记者,船舶重量鉴定需要观测六个方位的水尺标记,分别位于船头、船中和船尾,所以需要坐着交通艇绕船一周。 
    • 货船的六面都得测量标线,而且每一面表现都得细致地测量到厘米。小谢说,相差一厘米,货物的重量就可能相差几十吨,甚至上百吨。他们经常都要跟船方反复确认,因此就会出现扯皮的情况,有时候一扯就是一天。
    • 测完水尺,我们跟随小谢登上了货船船的甲板。站在甲板上,迎面吹来的风肆虐地侵袭众人的脸,小谢说,冬天就怕风大,有时候冻到不行,当年他第一个月上班时,就经常夜间上甲板,由于没经验不懂得保温,当月就倒下了,得了肺炎的他实在支撑不下,还住了院。小谢说,要是夏天就更可怕,室外温度三十多度,但是被太阳晒过的甲板可能有六十多度,以一上甲板就跟桑拿一样,全身几乎都要湿透一遍。
    • 检查压舱水也是一项辛苦活,小谢经常要爬上爬下,检查各个舱位的积水情况。记者跟随小谢来到底舱,船舶机舱里超高分贝的柴油马达声聒噪得让人耳膜生疼,而处处都躲不开的浓重机油味更是让记者脑子发懵。小谢说,有时他一天就要进出底舱三四次,下船的时候几乎都要摇摇晃晃。
    • 在查看压舱水是否排放干净后,小谢拿出测量仪,准备测海水密度。小谢很谨慎也很注意,一定要亲眼看着船员将海水打起。
    • 小谢对我们说,他们局曾发现过一起外籍船在海水里撒三两食盐企图"黑"走五百吨煤的事。当时,“狡猾”的大副主动要求亲自去船边 打水,并趁机将把手里的盐撒入水容器,他的同事凭借丰富的工作经验,发现厦门港潮水不可能密度那么高,要求重测,在倒掉容器里的海 水时,惊愕地发现,水容器的内壁上粘附着大量还没来得及溶解的食盐,终于揭开猫腻,发现该船所载煤炭有500余吨的短少,挽回价值6万多美元的损失。正是凭着他们长期练就的“火眼金睛”,2014年,厦门检验检疫局港湾办共检疫出入境货轮9291艘次,船员173155人次。发现疾病案例、医学媒介、动植物病虫害及禁止进境物等问题入境船舶787艘次;在重量鉴定方面,发现重量短少33226.6吨,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709.4万美元,刷新了历年记录。
    • 暮色渐浓,夕阳西下,我们结束了一天的体验之旅,但是小谢仍处在待命的状态,随时等待着下一个任务的到来。小谢的同事曾作了一首打油诗,描述他们检验检疫人的工作:“早饭中饭一锅炖,昼夜不息战海上,御寒大衣独我用,烈日豪雨皆无妨。”…… 本次直播到此结束,向厦门检验检疫人,我们的"国门卫士"致敬!我们下期再见!

    本期责任编辑:

    广东快乐十分晏凤利、马庆伟、刘学佳、黄伟斌、陈如

    鸣谢单位:厦门出入境检验检疫局

    报料电话:5506192[8:30-00:30]
    5506191[8:00-18:00]

    网友留言
    疯狂斗牛 小金棋牌 极速快3 汇丰彩票官网 福建快3走势 广东快乐十分 贵州快3 河南快3 吉林快3 湖北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