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快乐十分

    •  

    “飞机医生”

    人物:黄建

    职业:飞机维修工程师

    时间:2015年7月9日

    飞机维修工程师,听起来应该是一份风光无限的高薪职业,其实他们整日和机油、管路、金属相伴。在枯燥、噪音、油熏等环境下,他们长期顶着压力,进行着高强度的维修工作。面对一架架“庞然大物”,他们凭借着扎实娴熟的业务技术和爱岗敬业的奉献精神,在纵横交错的管路间为万千旅客的安全尽职尽责。
    • 初见黄建,面带憨笑的他给我们的第一印象是:朴实干练。本科从福州大学机械设计制造及自动化专业毕业后,他就一直跟飞机打交道,这一干就是8年。在这8年里,他每天要解决飞机的诸多“疑难杂症”,排除飞机的一切隐患,为其保驾护航,确保每架飞机都能够“健健康康”地翱翔蓝天,将旅客们安全送达目的地。
    • 早晨八点,黄建便开始了一天工作前的准备。他告诉我们,从刷卡进门起,每个步骤都有严格的要求,哪样工具该放在什么位置,都有明确的规定。这项工作所要求的,就是服从和仔细,它可能包含着许多单调的重复劳动,却绝不允许抄近路、走捷径,哪怕初衷是为了提高效率、节省时间。
    • 飞机的定检工作有着细致的分工,一般由三到四个班组完成,每个班组由一名工程师和四到五名技工组成,负责一个区域,而每个技工的工作又被分成了大大小小数十项,密密麻麻地列在一张工作单上。今天黄建带领的班组负责是机翼部分,他要按照事先排定好的工作单,分配给每位技工具体的工作事项。
    • 布置完任务后,黄建向我们介绍,这几天他们面对的“庞然大物”是一架波音777飞机。他说,与汽车定期保养有点不一样,飞机除了日常的航线维护外,每飞250个小时,要做一次A检(即停飞检修);飞满18个月,需要C检,这是全方位的体检,停飞少则5天,多则1个月,因为每个部件都需要检修。
    • 黄建的工作环境比我们原先预想的要复杂得多。维修工程师们整日和管路、机油、金属相伴,在枯燥、闷热、噪音、油熏等环境下,按照作业手册对飞机的每一个部位进行全面细致的检查。黄建告诉我们,在参与引擎测试的阶段,噪音常常超过100分贝,几分钟的测试,工程师都必须佩戴耳罩
    • 黄建带领的班组今天要进行的第一项工作是安装整流罩,这项工作需要非常仔细地检查飞机机翼整流罩内所有零部件情况。只见他矫健地爬上了升降平台车,各种检查操作如穿衣吃饭般娴熟。据他介绍,机翼的整流罩是一个流线型的外壳,目的是为了减少飞机在飞行中的阻力。
    • 为了保质保量完成飞机的检修任务,黄建基本上每天都要拿着各种工具和器械在机库里忙碌,有时趴在地板上仔细查看,有时钻进不足两平方米的尾翼,有时在高高的塔架上来回穿梭,或站或跪,或躺或蜷缩,以各种姿势“诊治”飞机。
    • 每天上午10点有一段休息时间。完成机翼整流罩的安装工作后,黄建和同事们来到了员工休息室,坐下来稍事休息。他喝了口水,拿起了手机,翻看自己儿子的可爱照片,笑着说“飞机像我的家人一样,我看它的时间比看我儿子还多呢!”
    • 短暂的休息过后,便进入到了每天例会的时间,黄建回到了办公室。本架飞机的维修总负责人召集了机库的维修工程师们开会,主要针对的是今天的工作重点,以及协调各部门、各班组之间的配合。
    • 黄建上午要进行的第二项工作是“收襟翼”。在开始这项工作之前,为了保证操作系统的完整性,他爬进了飞机主电子设备舱,复原跳开关。在这个狭小密闭的空间里,黄建显得十分得心应手。从容的动作和淡定的表情,让我们看到了一名资深飞机维修工程师过硬的作风。
    • “一个人再聪明,也不可能样样工作都擅长,所以团队的沟通和协作很重要。只有沟通到位,才能共同完成每一项任务。”黄建向我们介绍,他所负责的机翼班组常常要和航电工程师进行沟通,双方才能默契配合完成工作。
    • 在完成复原工作并且和航电工程师沟通无误之后,黄建进入了飞机最神秘的部位——驾驶舱。小小的驾驶舱里仪器密布,仅头顶就有上百个按钮,上面挂了好多黄色、粉色、红色的卡片,形成了“许愿树”的壮观景象。“这是警告牌,其他人要动这些仪器必须先和上面的维修工程师联系,不然不能操作。”黄建看着满眼好奇的我们解释道。
    • 马上就要进行收襟翼的最后一步操作了,黄建通过对讲机与地面的工程师反复确认设备和人员的安全。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熟练地操作按钮,仅用了几分钟便顺利地完成这一项任务。黄建表示,“驾驶舱的每一个操作步奏都是至关重要的,绝对不能搞混!”
    • 飞机维修工程师这一职业是默默无闻的“幕后英雄”,却责任重大,一架飞机价值数亿元,承载上百人的生命安危,身上担子的轻重可想而知。黄建说,正是肩负的责任让每个维修工程师都一丝不苟的做好自己的工作,而在重要的系统或者关键部位,公司还会安排另一位工程师进行“重复”的检查,以确保安全。
    • 飞机检修的要求非常严格,所有的工作都必须按照工卡单上的内容进行操作。每一项工作经过严密反复检查之后,黄建都要进行签卡,在相应的卡单上盖章,以示对这项工作的负责。待到整架飞机检修完成出场,所有的工作单卡都会被收集整理起来,按照要求记入档案保存,直至飞机退役后2年。“我们的工作就需要精益求精,安全就是我们的生命线。”黄建对此不敢有丝毫马虎。
    • 12点,上午的工作全部结束了,黄建来到了公司食堂吃午饭。吃饭间隙,他同我们闲聊了起来。他说,他们的工作其实都是有休息要求的,每隔一段时间就必须休息。因为长时间重复单调的工作很容易让人感到倦怠,所以需要调整放松下。如果休假的时间比较短,他就会去运动运动,打打篮球或者骑自行车,而如果是比较长时间的休假,他也会带上家人,出门旅行。
    • 吃完午饭后,黄建回到了工作的机库。他登上二楼,靠在栏杆上,深情地凝望着眼前的飞机,若有所思。片刻后,他对我们说,这架飞机的检修工作已经接近尾声了,下午完成“试车”,就等着飞行员明天把它开回“家”。
    • 短暂的午休过后,黄建跟我们介绍了下午的主要工作内容——将飞机拖出机库,加油,移至试车位进行“试车”。他说,飞机定检到了“试车”就是最后一个环节了,但是“试车”前也有非常繁琐的各项准备辅助工作。
    • 飞机被拖出机库停好后,黄建手持对讲机与团队成员开始测试发动机反推装置。一旁的外接空调车不断的发出高分贝的噪音,在这样的环境下,黄建仍然要坚持长时间的测试。
    • 与此同时,飞机正在进行“试车”前非常重要的一项工作——加油。黄建说,这架飞机本次加油需要加40顿,确保在“试车”及返航的过程中够用。他还向我们介绍道,飞机在下降时油量会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不能多也不能少,机长会根据天气等多种因素,综合考虑选择具体的加油量,但绝对不会让飞机超过最大的降落重量。
    • 加完油后,飞机被拖到了试车位,黄建也跟着走到了发动机的位置。他要在干转发动机的情况下,对油路进行检查,这是为了确保不会出现漏油现象,因为飞机在飞行中,一滴油、一颗螺钉都有可能引发难以想象的后果。
    • 所有的准备工作就绪后,终于到了飞机定检的最后一个环节——“试车”。“试车主要是针对飞机的发动机做的最后测试。试车时我们会把发动机发动起来,由于试车过程中发动机前方会产生很强的吸引力,后方则会产生巨大的冲击波,所以要清场,不然存在一定的风险。” 黄建一边向我们介绍,一边组织人员清场。在整个“试车”过程中,所有工作人员都要佩戴耳塞,以减少高分贝声响对耳朵造成的不适。
    • 自从当了飞机维修工程师,天天泡在机场禁区,飞机低空掠过对黄建来说,早已没有了当初的那股新奇劲儿。不过,偶尔不经意地抬头,看到自己努力“守护”的飞机冲霄而上,嘴角总是微微上扬。 本期《厦门人的一天》到这里就要结束了,让我们一起为辛劳付出的“飞机医生”点赞,下期再会!

    本期责任编辑:

    晏凤利、黄伟斌、蔡健颖、陈鹭

    鸣谢单位:厦门太古飞机工程有限公司

    报料电话:5506192[8:30-00:30]
    5506191[8:00-18:00]

    网友留言
    湖北快3走势 山东群英会app 彩票高賠率好平台 江苏快3 江西快3 广东快乐十分 极速快3 北京快3 贵州快3 河北11选5走势图